Tuesday, December 25, 201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0

25日,圣诞节,今天要退房回马来西亚了,一直睡懒觉到差不多11点才出门吃Brunch。
过后才回到酒店做最后的收拾,12点准时退房。

飞机是下午4:45,所以时间上不像在日本札幌去机场时那般的紧凑。
退房后,不小心上了很美的奔驰德士去飞机场。车资SGD25。
办理登机,行李托运,反正也没什么事好做了,直接入闸。
就这样结束了我们8天6夜的日本北海道札幌之旅,也结束了我们3天2夜新加坡Xmas Eve Trip。



这次的旅游一家四口大约用了马币28千,扣除日本北海道方面给我们的赔偿,和回到来剩余的钱,则大约为25千。
如今不晓得因为行李延误获得的保险赔偿会有多少,但保守估计会有1千元的话,那么最终数目就会是马币24千。
24千去一个北海道其实不便宜,但换个角度的话,带家人旅行,陪孩子、带孩子们看世界是责任和教育的一部分。
看到最后他们能在这个旅途当中获得成长,老婆如果在旅途中也能Enjoy到的话,就算了,无需过于计较。



同时这次旅程也可以给想带婴儿出游看雪的家人一些参考。
每次可能都会有一些关心妳的朋友或老人家不建议带婴儿去太冷的地方。
其实就和成年人一样,保暖做足就可以了。
而且因为旅途上,我们都是用婴儿背带,而且是背在胸前的。
所以其实成人的体温贴着婴儿,足以给婴儿温暖。
比较注意的是婴儿的耳朵,手掌和双脚别冻着,所以头帽一定要盖着婴儿耳朵,带上手套和厚厚的袜子。
和成人一样里面卫生衣和卫生裤,外加一套冬装就可以了,反而围巾无用武之地。
如果空气干燥,就给婴儿涂上婴儿护唇膏就可以了,这样就可以开开心心背着妳的baby迎着寒风踏雪去。

回去之后,要好好休息几天,但并不是结束。31日还有Genting Sempah元旦倒数聚会。
新的一年,1月15日就又是我的欧洲和杜拜之旅了。
回来之后,又再休息几天,办年货,过春节了。
股市近来虽然人在旅游,但偶尔还是望两望,稍微知道股市是不太好。
既然这样,远离股市,用开心的旅行缓解股市不太好的情绪压力。很好啊。
有什么回到去再说,不然就春节回来后再说吧。呵呵。

完。


相关文章: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2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3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4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5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6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7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9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0



= Copyright by Joseph Ohlian =

Monday, December 24, 201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9

第二天,一早带着儿子出门,老婆和女儿则留在酒店。
从Carlton Singapore 酒店,步行穿过Raffles City到City Hall地铁站,只需大约5分钟的路程。
从City Hall搭一个站到Raffles Place,大约是新元1.40。Raffles Place 一出站,走不到3分钟就是CIMB了。

先是处理我的银行卡的问题,再来就是到CGS-CIMB,准备开投资户口。
新加坡的定存利率就算有促销,也是最高一年1.9%,锁12个月。
所以我觉得钱与其闲置或放定存,不如像我在泰国那般开个投资户口。
在客户人员的帮助下,当一切差不多搞定时,在填新加坡交易所SGX的表格开启CDP账户(马来西亚是叫CDS)时,
才发现CIMB户口持有人不在SGX的合作银行列表内,
因为我就只有新加坡CIMB的户口,没有其他银行户口,所以是没法开启CDP账户,除非只能是Sub CDP。
Sub CDP也就是马来西亚的Nominees账户,而且每个月会有Custody fees $2/Counter,CGS每个季度也会征收大约$20 管理费。



这样的条件下其实违背了我开投资账户的目的,如果要Nominees,我直接用马来西亚账户买卖就好了。
搞了那么旧,最后才告知我,CIMB SG户口是无法开启CDP。
当我询问CDP/CFD全名是什么的时候,CDP和Sub CDP的权益的时候,
他们可以向我解释费用,却无法明确解释买卖股票和持有股票的权益。
看来替我开户的那位客服小姐,包括我新加坡的个人理财客户经理都不是在行的人。

经过考量,最近我放弃了。
后来也向客户经理询问在未来,新加坡银行是否会建立银行与银行间的电子联系,
马来西亚和泰国等多地,不同银行间都可以通过提款机自由提款,可能会有少许的服务收费而已。
不然我持有CIMB户口的提款卡还真很不方便。
他回应很难说,现有的框架应该不会,除非政府推动。所以在这里大家都用本地银行就是DBS、UOB等。
我在想...如果这样我还真为新加坡CIMB的营收担心。
他还说CIMB 在新加坡比较主打线上交易,我又想新加坡CIMB的Online Banking/Mobile Apps 简直KNS。
如果还是持续如此的话... 的确是节省开支,但业务会越来越好才怪。
事后,顺便上15楼的Prefer参观。处理了自己的银行事务,身为CIMB股东,也当作视察了CIMB新加坡的业务后,就离开回酒店了。

下午带老婆和孩子出去逛,从酒店步行到Merlion Park,大约15分钟。
我想对我上一次来看这个狮子雕像,应该就是我小学毕业旅行的时候了。
每次来新加坡一就是公事,二就是赌场,不是Resort World一带就是Marian Bay一带,都不会过来这的。
这次家庭旅行,又有时间,反正也靠近就过来了。顺便也在附近吃一顿午餐。吃完午餐,回到酒店。



晚上大约7点多,再次出门,准备去Orchard Rd。
Orchard Rd也是我很多很多年没有到过的地方了,每年那些大节日这里都有很多大大小小的节目装饰,很热闹的。
从酒店到Orchard Rd,地图上显示的是要在Somerset地铁站出。票价SGD1.40。
一出站就看到人山人海,随便拍几张照片后,就走进商场去找吃的。
吃完回到Orchard Rd,人潮怂恿,比之前更多了,但老实说在我看来这儿和马来西亚的Bukit Bintang一带都没什么分别。
都是商场,霓虹灯和圣诞摆设不外如此,人潮就在窄小的走道了紧贴着大家缓缓往前移动,拍照也不方便。
反而马来西亚Bukit Bintang一带因为人行道更为宽广,走起来可能更为舒服。

后来因为除了走进商场外,才稍微好走,同时看到往地铁的人群也不少。
想想算了,人又多又热,避开人群还是早早回去酒店睡好了。
如果不早点回,等下吃一点人群一窝蜂涌去地铁站就更麻烦了。
就这样结束了我们一个简单平庸的圣诞平安除夕夜。




圣诞节快乐。


相关文章: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2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3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4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5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6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7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9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0


= Copyright by Joseph Ohlian =

Sunday, December 23, 201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8

凌晨4:15早早就起床了,梳洗收拾完毕5:10分下楼退房。酒店还准备了三文治给我们带走当早餐。
很幸运很开心的,虽然为数不多,但马路上都有德士经过。不会是冷冷清清那种。
我们就这样上了一辆德士,它的后车箱是可以放下两个大行李的。
从酒店到火车站大约10分钟,车资JPY990,我付JPY1000不用找零了。
清晨的札幌很冷,冻得我直打哆嗦,因为昨晚收拾行李把大部分东西都收进行李箱了。
就想到只是一会儿时间自己应该熬的过去,但现在还真的真的好冷冻!就让让我一直抖一直抖...。

在此也建议以后要从酒店去机场,如果都是年轻人,可以选择巴士,但要早去等。
如果是家庭,有大人小孩的,可以选择
1)直接预约搭得士去(大约JPY 15000),
2)冒险早点起床,搭得士去火车站,在搭机场快线(车资自己算算)。
记得保暖,到了机场才把保暖衣物收进行李箱。
当然如果你的飞机是下午,那就没什么问题,你有时间准备,巴士,地跌,火车,得士都可以。

火车准时6:16到达,我们以座位号码坐去。
6:55,抵达新千岁机场,办理登机手续,把行李托运后,再把酒店准备的三文治吃完,就入闸去。
大约排了40分钟,过完移民厅柜台已是排队登机的时候了,安安稳稳,终于可以上飞机了。
(提醒:新千岁机场过安检只有4个门,而且人潮又多,看到人群一定要一早排队)
所以我就说,我最不喜欢早班飞机,压力山大。
每次出差,一定是下午飞机,不然就是晚上的飞机。
除了避开早上那种压力,也可以避开抵步后,在目的地的繁忙时刻。
但此次的预定为了便宜,只有早班飞机了。
此次飞行并不是回马来西亚,先飞到新加坡,在新加坡过圣诞,25日才回马来西亚。



下午4:15,抵达新加坡,对于这一趟,我还是要给新加坡航空差评。
继之前行李延误,如今这一趟从札幌飞往新加坡的航班里,我座位号码48号,
当空姐派送食物时,明明飞机食谱上有两款供乘客选择,饭和马铃薯鱼。
却告诉我对不起,饭没完了,只能吃鱼...。一眼望去,基本上我那整个舱的都只是吃鱼。
儿子喝过一杯苹果汁后,后来想多要一杯。又被告知对不起,苹果汁没完了,橙汁行么?
后来我想空服人员讨要新加坡入镜白卡,空服人员告知等下会派发。
结果到将近抵达新加坡的时候都没发,我再问一次,又被告知对不起入镜卡不够,非常抱歉。我真的无言了...。

一个大航班的飞机物资怎么那么少,又不是廉航。
虽然无可否认,他们空服人员都很友善,但又延误,又这个没有那个没有的。这些绝对是公司运作的问题。
难道它们的运作模式就是和客户说对不起的么?

一出入境厅后,由于身上一分新元也没有,第一件事就是找提款机,顺便可以试试看自己的CIMB SG提款卡。
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一连试了几架都显示技术问题。
我联络了自己的新加坡个人理财客户经理,过后才知道原来新加坡银行不像马来西亚银行,
银行与银行间是没有互联的,要按钱只有找回CIMB的ATM或银行。
而最靠近的CIMB在Raffles Place,新加坡人一般上都用如DBS或UOB这类本地银行的。提款机也多。

突然我觉得钱和户口在新加坡CIMB变得好像真不方便,也无用武之地。
从机场搭得士到Carlton Singapore酒店,好在新加坡的德士都收取信用卡。
晚餐在Raffles City吃一餐肉骨茶,好在餐馆也收信用卡。
但为了给自己身边有一些现金保险,最后在商场内,我把全部的日元纸币兑换成新币。




相关文章: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2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3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4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5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6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7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9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0


= Copyright by Joseph Ohlian =

Saturday, December 22, 201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7

今天原本是没有行程的,原本计划就是Free & Easy,让老婆自己去走狸小路、Nijo Market或附近的百货商场之类。
但老婆又懒惰去走逛。如果不找一些节目,孩子们在酒店房间内根本也静不下来。
因此既然时间多的是,就再多走一个景点-大仓山滑雪跳台。

大仓上滑雪场是之前冬季奥运会的地方,可以乘搭缆车去到最高点观看札幌的市景,
而且满地的积雪,也可以让儿子在那里玩。
这个原本不在我的行程里,因为我觉得公共交通不方面,去那里花的钱和时间得到的性价比太低了。
但既然还有钱也有时间,因此就搭了德士到大仓山去。从酒店到大仓山大约15分钟,JPY2200。
途中经过円山动物园,心里其实有点暗捶。
円山动物园门口很多德士的,所以如果上次我们离开円山动物园后,直接从这里搭得士去大仓山就比较划算了。

因此建议:
下回有兴趣要去的朋友,可以依次把円山公园,北海道神宫,円山动物园和大仓山滑雪跳台。放成一个一日游行程。
搭地铁到円山公园后,前三者依次走完,就可以在动物园门口搭得士去大仓山看鸟瞰景色,就算迟了也没关系,也可以看夜景啊。
回的时候,向询问处要求预约Taxi回去就行了,不用分两天,也比较划。



反正都搭德士了,我们就直接从大仓山到札幌火车站JPY2500。
札幌火车站就在JR Tower,JR Tower是一栋办公楼也是一栋购物中心,而底层就是火车站。
只要和司机说Sapporo JR Train Station就可以了。
顺便那里也可以找吃的,也顺便可以在火车站买明天的去机场的机场快线票。
经过上次被请出车厢的经验,想到明天还有几件行李在手呢!
因此此次我们决定买了明天最早6:16am的火车,还要指定座位(Reserved Seat),成人JPY1590,小孩JPY750。



买了车票再上6楼吃一顿日本午餐后,从6楼可以购买上JR Tower 38楼观景台的票卷。
但由于外边大雾迷蒙,最后我们想想还是不上了。
之后准备乘搭地铁回到Susukino时,看到地下街的商店有卖小行李箱,价钱JPY9180。
想到买一个以后出过让儿子自己推自己的行李箱也好,而这次的话可以装我们在札幌买的东西。

回到Susukino,老婆回酒店放东西,我就去柜台向服务员查询是否能够预约明天一早的得士去火车站。
柜台人员帮我打了几个电话都预约不到,让我有点紧张,
因为不然的话也就是说明天一早5点多,我要带着一家人,拖着行李寒风中踏雪走1.7公里路,不小心下雪就真的是“雪上加霜”。
后来也联络拜托我在北海道的朋友,可是她一针见血的回应:
“ 你的路程太短了,而且现在是冬天,又那么早。
我的朋友开商务的,一出车至少两万円,算你贵对你不划,算你便宜没人接单子,
你还是争取在酒店门口截车的好,不然可以考虑搭巴士,很方便的。

为了最坏打算,除了走了去火车站。
事后我也询问了,其实酒店斜对面,麦当劳旁边就是机场巴士站。
最早一趟巴士是5:24分,一个成人是JPY1030,
其他朋友也介绍巴士很方便的,可以考虑,但路程大约65分钟(机场快线是40分钟)。
当下我就计划好了,明天大约5点就好下来退房了。
一出门外如果有德士就最好,如果一出门冷冷清清的话,还是过马路去等巴士好了。
大不了把火车票浪费掉,只要能平安准时抵达机场就可以了。




相关文章: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2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3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4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5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6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7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9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0


= Copyright by Joseph Ohlian =

Friday, December 21, 201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6

今天看过了天气预测,不会下雪,因此反正也没去太多户外,所以穿的简便些。
早上11点,酒店有什么防火逃生演习,为了避开这个,我俩难过11点就马上离开酒店了。
今天带老婆孩子去北海道红砖办公楼,上次的Company Trip,我们到这里也只是在外边拍照而已就离开了。
可这回我可是从酒店背着孩子走了近15分钟的路,感觉上一下子就离开太对不起自己了。
除了在外边拍照,也到里面参观。里面基本上就像个博物馆。
存放展示都是北海道历史文物和照片,整栋建筑物里里外外就是个历史遗迹。
离开前也让孩子在门前公园玩了差不多半小时雪才走。



因为今天不会下雪,地上的雪也有一部分开始融成冰了,雪不会滑,但冰是很滑的,一不小心人是会摔倒的。
因为老婆又之前在小樽惨痛的经验,所以回途我们走地下街。那是一路长长的购物街,边走闲逛。
直到看到Kinotoya Bake,被很香的烤奶油和冰淇淋照片吸引。
我们买了一盒奶油饼,和一支冰淇淋,可结果冰淇淋才吃了一口,
老婆拿着冰淇淋因为坐不稳椅子,直接扑倒,而整个冰淇淋掉跌在地上,也弄了儿子冬装都是冰淇淋。
儿子当时还心急要爬坐上椅子等妈妈给她冰淇淋。
那一刻,我抱着女儿,和儿子就这样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当众扑街。

当时的心情,看到老婆狼狈的样子,看到儿子呆望的眼神,和掉在地上只吃了一口的冰淇淋。
真的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我赶紧扶起老婆,但换来的是她一脸又黑掉的脸色,说为什么我不伸手扶她。
我的心情马上就是为了怕妳再跌倒,我都这几天自荐每天抱起女儿了,
刚才怕你走外边走的辛苦,等下不小心有跌倒,所以提议走地下道。
结果最后你依然跌倒,因为什么?椅子坐不稳。
30多岁人不是老人家,怎么让我感觉那么lun zun。
我都没怪你,还处处为你着想了,现在你只拿着冰淇淋,坐不稳椅子,跌倒,发我脾气干嘛呀!
也算了,跌倒了,她也受伤,也很尴尬的了。算了。
后来她自己又再次去排队,再买回一支冰淇淋,和孩子share share,
我其实也想吃但算了,她脸色不好,她自己排队买回来的没问我就算了,费事多事。




走着走着回到了狸小路,继上回还没走过的,这次往上走狸小路5。
但后来因为老婆说她有点不舒服了,而且我感觉女儿好像拉屎了,所以就回酒店吧。

既然时间那么早,回了酒店放下东西后,老婆不想出了,我就和儿子去Norbesa,因为里面有很多动漫店,模型店和游戏场。
我给自己买了几个模型,也给儿子买了个火车模型,后来也和他在电子游戏场玩。最后才回酒店了。

晚上又和儿子再次出来,回到大通公园玩雪,但因为今天没下雪,公园内的雪明显少了。
小孩子嘛,永远任何时候都可以自我投入,自High的。
晚餐我们俩一起去打包北海道的麦当劳回酒店吃,顺道同时也买给老婆。

每次和儿子玩都会让我的体力与精力消耗特快。回到酒店,吃饱冲凉后,立马睡着了。





相关文章: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2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3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4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5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6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7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9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0


= Copyright by Joseph Ohlian =

Thursday, December 20, 201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5

早上吃了早点后大约11点又出发了,今天带老婆孩子们去参拜神宫。
地铁站同样搭到Odori站转Tozai Line去到円山公园Maruyama Koen站。
一出来过一个马路就是円山公园了,円山公园很大,
除了让人一般的休闲运动外,里面还有很多神社,和著名的北海道神宫,还有一个円山动物园。
公园内的清幽的环境,伴随着一层厚厚的白雪,吸了一口醒神的冷空气,感觉甚是舒服。在此也让我拍下了不少的照片。




我们跟随路牌和GPS走到北海道神宫,循着我上次到来时的记忆去净身,参拜和许愿。再拍下照片后就离开去円山动物园了。
其实对于我们两夫妻动物园这些是不会吸引给我们的,企鹅北极熊等其实自己也看了好几次了。
来动物园都是为了孩子,家有小孩的都会明白。
从北海道神宫到円山动物园大约10分钟的步行。
入门票小孩不用钱,成人一人JPY600,为了不想背着女儿走,我顺便租用动物园的婴儿手推车,一次性付费JPY250。
就这样带着儿子,推着女儿,冬天逛动物园去。





当然在高纬度,寒冷的冬天主要看的动物当然是和热带动物不一样。
円山动物园一样有长颈鹿,猴子,蛇等热带动物,热带鸟类。
但既然在下雪的冬天,带着孩子当然啊是看北极熊或企鹅为主了。
就这样一直走到动物园3:30关门,4点钟才离开走回地铁站去。

回到Susukino 后,再带老婆孩子去拉面街吃拉面。吃完回去休息。有结束了这一天的行程。




相关文章: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2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3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4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5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6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7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9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0


= Copyright by Joseph Ohlian =

Wednesday, December 19, 201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4

今天吃了酒店的早餐后大约10:30分出发。
从地铁站Susukino 搭到Sapporo转JR Line 去小樽Otaru。
因为想带儿子看企鹅,小樽水族馆有时段让企鹅走出来和游客们近距离接触的。
可是...原本预算12点前可以抵达,但单单在转地铁走路到火车站,又排队买票,又等火车哪里就一段时间了。
到小樽火车总站时已是差不多12点了。
从火车总站一出来就是巴士总站,要到小樽水族馆的10号巴士12:20才到。巴士票价一人JPY220。
从小樽巴士总站到小樽水族馆大约25分钟。因此到达小樽水族馆时已是12:45。
赶不上12:40的Penguin Walk... ,老实说我有点失望了。可能小孩子不晓得,但因为我就是为了让孩子看而来的。
所以我真的有点失望了。





水族馆成人票价JPY1000,小孩JPY200,
水族馆的表演都是有连贯性的,所以错过的那个连接的时段,就表示一连串的表演都赶不上了。
不止企鹅,包括那些海狮表演,海豚表演都没得看了。
下一个是差不多2:40分了。我思量了一下,算了还是放弃吧,太迟了。
就这样,我们悄悄地来,悄悄的走完,悄悄的离去。搭上下午2:20的巴士离开。我真的有点失望了。

如果有朋友要来,我会建议在12点前到达,这样可以好好观赏水族馆生物又赶上一连串的表演,
最后和企鹅近距离接触。大约1点多就可以离开了。

一看到巴士就上,同样票价JPY220,这一回我也不晓得巴士是不是依然是10号,只知道巴士肯定回市区的。
但上了巴士知道这回巴士最尾一站是小樽运河,那么太棒了!直接就到小樽运河才下车。
一下车就已经下起大雪了。我们先到附近的食堂吃东西。
吃完出来即刻到小樽运河拍拍照,由于地上部分的雪融化成冰了,让部分地面会很滑。
在这里儿子率先摔了一跤,后来老婆抱着女儿也摔了一交。之后她的脸开始黑了,大家状态开始不太好了。




从小樽运河走到小樽商业街,一路上断断续续都是这些半雪半冰的路面,因此大伙走的很不自在也担心滑倒,这时候天色开始昏暗了。
从街头走到街尾,基本上没什么都进商店里看,就是为了走完而走。
走到尾端音乐盒博物馆时已经5点多了,整个天色都暗了下来。

再从音乐盒博物馆再走10分钟来到小樽南Minami-Otaru火车站。我们就直接从这里搭回札幌再转地铁回酒店了。
或许是碰上下班繁忙时刻,人潮很多,就这样,和人群一块在火车和地铁里挤丫挤丫的。
由于大家都很累了,回到Susukino看到咱们的酒店精神真的为之一怔。
既然酒店都在一旁而已,我们转往Norbesa去。
Norbesa 顶楼就有一个大型摩天轮,3个人包括小孩一共JPY1800转一圈。Oklo,一场到来坐下咯。
之后再到全家Family Mart买点晚餐回酒店。结束了我们这一天的旅程。



这一天,我个人觉得行程上很失败。
原因是没料到到达小樽花了太多时间,以至要看企鹅没企鹅看,要走小樽运河最后也只是在摔倒后草草离开,
要走商店街,结果也是为了走完而走,没有走进任何店除了Letao 蛋糕甜品店。而且人也多。
最后冒着风雪,和放工下班的人一起挤火车地铁回来。并没有真正像个游客般的好好逛。算了。



相关文章: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2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3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4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5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6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7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9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0


= Copyright by Joseph Ohlian =

Tuesday, December 18, 201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3

第二天,由于大伙很迟才睡醒,结果酒店的早餐没着落了。唯有过马路到全家买一些简单的食物后,再回酒店。
大约11点多再次向酒店接待处询问我们的行李时,服务人员告知行李已经到了。
我第一次觉得久违的行李箱真美丽可爱。领到行李稍微收拾下后,就出门去了。

今天去白色恋人巧克力厂,先从酒店直接搭地铁到大通公园Odori,再转Tozai Line 去到最后一站Miyasawa。票价一人JPY290。
稍微跟着地图和路牌走,大约10分钟就到了白色恋人巧克力厂。
拍拍照片,看看这看看那,吃一吃冰淇淋就回去了。



再循原路回到地铁站,在地铁站吃一餐拉面后,就搭地铁回Odori。
从Odori地铁站出来,天空下起大雪,步行大约10分钟就来到Sapporo Clock Tower拍拍照,又走回去Odori大通公园了。
同样的在这里消磨了将近2个小时让孩子在这里玩雪,大人也可以在这里拍照。
我也在大雪纷飞的札幌大通公园买了杯Sapporo Beer站在风雪中喝酒装逼。
只是后来大雪就这样一直下,到后来冰冷的寒气直透自己的脚板,脚趾站久了都觉得几乎冻僵了,连番催促老婆和孩子离开。
就这样简简单单结束了今天的行程。




相关文章: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2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3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4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5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6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7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9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0


= Copyright by Joseph Ohlian =

Monday, December 17, 201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2

大约日本时间早上7:15,飞机飞抵北海道新千岁机场。
我们先到当地行李遗失处的报道,在填写文件后,让我稍有惊喜的是日本机场给了我们一封信封,里面有JPY36,000。
并不断向我们致歉,希望我们可以用这笔钱买一些用品。
刚开始我还暗爽,但后来发现因为没有行李,没有替换的内衣裤,女儿没有尿片,没有插头,没有充电器等,
那就不是单单没有冬装那么简单了。好像如果要全部买完,也不够,买了后是要丢的么?还是带回马来西亚?好像行李也不够放。

无论如何,一些必须的,还是要买的。
我们搭机场快线到札幌火车站。要注意机场快线的票价是有分预定座位和自由座位两种。
我们夫妻两就是不晓得这个,所以买了车票就直接跳上车厢。成人票价JPY1070,从新千岁机场到札幌市火车站。
结果途中遇到检票员查票时,我们一家人就被很友善的请出了车厢,只能在门边站着了。

大约30分钟的车程,终于来到札幌。
由于目前还只是12点钟,不能入住,我们就到狸小路去逛了,在买了一件保暖冬装,
从狸小路4一直走到狸小路1,再过去Nijo Market,买了一些用品和食物,走到脚酸了就回酒店入住休息去了。



大约5点钟,在带儿子去大通公园玩雪,直到大约7点钟回到酒店附近的华人餐厅满汉楼吃东西。
但必须要提的是这里的老板娘态度很恶劣,客人其实也很少,我想她们可能只做不会中国菜的日本人生意吧,东西小份又难吃。
后来因为所点的菜没上座,所以多问了一下,
结果老板娘一副不耐烦的语气用普通话大声说:“没上因为你们都没要,没下单”
我:“我第一份向你点的就是这丫”
“我是做生意的,你们想要我还会不下单的么?那你们到底要不要,你们要,我就让厨房马上做。”
看见这等服务,哪里还有胃口,结账离开算了。
回到酒店房内,越想越不忿,决定用Google 给那餐厅留个恶评,又再去FourSquare再打个恶评。做完不一会大伙就累到睡着了。




相关文章: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2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3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4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5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6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7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9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0


= Copyright by Joseph Ohlian =

Sunday, December 16, 201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

说实在的,那是因为知道最近自己飞的次数太过于频密了。
对老婆和孩子有愧疚感,另外岳母逝世,想着也带老婆去放个假,散散心。所以决定了这次的北海道之旅。
之所以选定北海道,那是因为继年头我去了北海道Company Trip后,觉得要看下雪就非北海道莫属了;
而且也觉得日本北海道是个kids/Baby friendly的地方;
也因为年头才刚去来,所以大致上自己不用怎样做功课都可以带他们走了。

就这样11月尾买了12月中,一家四口的新加坡航空飞机飞北海道了。
准备来个七天六夜的北海道之旅,16日飞,转机第二天17日到北海道,23日回,
但因为在新加坡有点私事要办,所以23日到新加坡后,逗留新加坡三天两夜25日才回马来西亚。

16日原本晚上8:30飞机新航SQ119 从吉隆坡飞往新加坡,然后在新加坡转机SQ660于11pm飞往札幌。
但是从吉隆坡起飞的飞机却延误,直到9:45pm才起飞,到新加坡已经是晚上10:35了。
在地勤人员的"护送下",咱们才急急忙忙的赶上11点的飞机SQ 660。
虽然我们赶上了飞机,可是我们被告知我们的行李将无法和我们一起赶过来。
连声道歉后,新加坡航空公司承诺会替我们把行李送到我们下榻的酒店。
起先听到这消息,我还觉得我所谓,反正我和儿子的所有保暖衣物我都预备了随身背包。
原本还想着如何拖着两个大行李找酒店,而且又不能提早入住。
现在可好,有人送,只要不是隔一天才送到就可以了。
但老婆一句: 她和女儿的全部都在行李箱内,我即刻马上想吐血了。

她厚厚的背包里装了一堆女儿的婴儿奶粉,水,纸巾,充电宝和其它,却没有装保暖衣物。
飞去下雪的北海道,难道她没想过在飞机上就会冷了?
每次我讲多,限制多,意见多,她又不听,脸色又不好看。
但结果每次出事的时候,最后都要我替她买单。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个人都会有误判,犯错的时候,正常。
可是问题在于,人犯了错,就自食其果,以后就学精点;
可是因为她是我老婆,每次她犯了错,最后都是我来食其果,叫我怎么不肚烂!
我为了避免这些事情发生,可能我表现得比较专制吧,总之我就会要她照着我的经验,我方式去做,就提早入住算错了,有我来当。
但如果你不听也就算了,我费事多讲,但是最后出了问题,又吵架了。


相关文章: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2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3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4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5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6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7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8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9
北海道-新加坡Family Trip P10


= Copyright by Joseph Ohlian =

Wednesday, December 12, 2018

公干飞行-曼谷香港

长时间在外的感觉就好像漂泊。
或许是因为年纪渐长,同时也有了小孩的缘故吧。
继上星期二晚离开了家,搭上飞往曼谷的飞机后,再由曼谷飞香港,
因公干总共离开了家7天和7个夜晚,现在终于可以飞回马来西亚了。
思家之情难以形容,好想回到自己的那一张床,好想看看老婆和孩子们。

公司在曼谷AWA 摆booth,这是我们第一次摆会摊。
主要目的是以广告主的身份和其它相同领域的交流,希望能得更多也更有效不一样的流量来源。
除此以外,也以一新晋网盟,广告商的身份告诉同业我们有提供流量。
至于什么流量,目前来说还是内容订阅为主,主要模式为CPA,
如果有广告主广告商给与我们CPI的话也行。

这次的AWA Conference 一连两天5号和6号在曼谷Centera Grand@Centera World举办(其实年年都是在那里)。
整个参展费用大约美金八千元。
我们公司一行8人分批到达曼谷提早为此备战。而我是4号晚上才到的,第二天直接去会场了。
这次的大会我们是唯一的马来西亚摆会摊的公司,
欧美一带的老外网盟依旧是场内老牌的有钱户;
中国网盟不管是摆会摊的还是到场交流的的同业相比去年又增加了。
相信都是因为看到这一板块的市场潜能,同时也因为Mobvista在香港通过上市聆审,
从新三板晋级主板也给中国很多同业更大的信心加入蚕食这数字营销的市场。
除了中国的,印度也因为世界各地电商,手机应用都想打入印度这一大市场,
因而造就了印度数字营销市场崛起,所以今年来到会展的印度人突然暴增了很多。
但说实话,我们以前就栽过了在印度人失信不给钱的手里,所以我们对印度网盟或印度供应商或印度广告商基本上都没什么好感。

此次除了与世界各方交流,同时也让同事们好好体验,感受和上课。
会展结束后,一些同事隔天就飞回马来西亚了,一些则当放个加逗留曼谷到星期日。
而我和伙伴则因为11日(星期一)在香港和银行有预约,
因此我们在曼谷逗留和其他供应商会面直到星期日,从曼谷飞香港。
会展结束后回去并不是一个结束,而是另一个开始。
同事们就需要开始整理名片和联络相关,来更充实我们的流量供应商。
同时也是为我们新的延伸数字营销网盟业务打好基础。



星期日下午曼谷时间两点的飞机飞到香港大约两个小时,也就是香港时间五点多。
由于此次伙伴同时间也特意的安排让他的父母从马来西亚飞到香港,打算公事之后和家人去探亲。
机票预定原本就安排好了和我们抵达香港相若的时间,这样就可以同时在机场接他的父母出境。
可是由于AirAsia在马来西亚起航的班机延误,因此我和伙伴在飞机场等他们,等到差不多傍晚起七时多才终于离开香港国际机场。
伙伴预定了在旺角的M1 Hotel,由于地理位置很好,而且价钱实惠,所以通常每次来香港,我们都是住这里的。
去到酒店,一切安顿好后,出来吃晚餐时已经是大约晚上九点多了。 吃了晚餐吃糖水,之后大伙就一同回房休息了。

现在的香港气温偏寒,大约只有15/16度,晚上外出稍稍偏冷,
对于我们这些从东南亚吉隆坡/曼谷到来的人来说,这个温度是很舒服的。
因为自己一向来出trip都会查看当地气温,所以从马来西亚带来的风衣派上了用场。

星期一,和华侨永亨银行预约了的时间是下午一点。
此次的会面是就我们更改股东和董事结构,银行要所有董事出席就像一场Interview Verify。
这是外国人在香港开户的一般手续。为了此次会面,提前三个月预约。
除了我和伙伴A,还有另一个伙伴K,以及泰国的伙伴,一共四个人。
我们都在约定的时间出现在华侨永亨尖沙咀,金马伦道分行。
除了看看我们的脸,对照护照外,银行也向我们询问业务相关,和要求一些文件,签名盖章。
整个会谈过程大约一个多小时,结束之后。大伙稍稍谈了一会儿,就各自离开了。



伙伴A回酒店之后和双亲去探望在香港的亲人。
伙伴K和泰国伙伴都到澳门去了,不同的是一个去赌场玩,一个去见朋友。
而我,漫无目的,最后乘搭地铁到深水埗去。
深水埗,是一个继我来香港那么多次却从来没到过的地方,
在港剧内看是看的多了,这次还是第一次踏入。

和旺角,尖沙咀一带相比,深水埗显得比较道地,东西也比较便宜。
我只看到一家稍微比较大型的商场,就是西九龙中心,有6/7层楼高。
里面都是买着打折衣物饰物,道地的食物快餐类,没有任何名牌, 有一点就像泰国的BigC商场。
只是它的厕所超级肮脏,进入小个便,我都要憋着呼吸。
由于自己没有任何购物欲望,就这样在深水埗到处走走后, 又搭回地铁回到旺角了。
由于伙伴和父母不在,晚餐自己在路边打包了一碗麻辣面加鱼蛋,带回酒店吃。
直到伙伴回来就后,又再去吃糖水。



星期二,由于是傍晚六点的飞机回马来西亚,
所以睡到自然醒后,和伙伴一家人一起吃了一餐brunch后,就在周围逛逛,
大约两点半,收拾好东西,就搭地铁,转机场快线,踏上归途。 我想家了。


Sunday, December 9, 2018

永不停歇的成长目标与执行

12月的心情很特别,又是开心,又是为了一年的结束而有少少的不舍。
12月起之后也就是一连串的飞行了直到农历新年,一些是旅游一些是公事,就算是公事飞行也是带有玩的成分。
因此12月的自己开始Holiday mood了,但当然玩的当儿,也不忘赶在年关将至的把手里不管私事还是公事处理完,
毕竟今年事一定要今年毕嘛,不拖泥带水亦是我处事的原则。

虽然如今身在泰国曼谷,明天将会从曼谷飞香港。
但自己也开始一天一天地着手记录审查一年下来自己的财务成长状况,
包括投资成绩,保险类,还有审查一年前自己定下的目标,在2018年是否有完成。
还没有完成的能完成就赶在年尾前完成,不能的就要好好反省了。
感觉一年下来如今查看成绩表,不管如何,我都很兴奋,因为毕竟这表示了自己成功按着自己目标一年一年成长。
成长一点也是成长。比起自己身边也有一些朋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他们不是活的不好,只是你会感觉他们生活就是缺了个目标。
如钱越多越好啊,那要几多?要怎样达成?
希望明年能买套房子,那要你明年要买房,你打算如何开始?
想明年去xxx旅行,那你要存多少钱,买了机票么,你打算做些什么去达成?
基本上,对于"希望",人人都很会想,只是他们想了之后缺的就是那一份朝目标去的计划和执行力。
但很多人却从来没留意到自己有这么的问题。

人要有目标,不然和一条咸鱼没有什么分别,你的人生也只是行尸走陋;
有了目标要有计划去完成,没有计划就是空想而已;
有了计划就要自律分批去执行。没有执行,那这一切也只是你的白日梦,也就是所谓自讲自爽没营养。

除了审查,赶在年关前能执行的就完成它外,
自己也开始想想并写下明年的目标,几乎一想到就马上用手机记录下。

我觉得人生很多时候最大,最成功的跃进就是在挫折中翻身检讨并成长。
这之后就会因为前车之鉴,推动自己身心成长以后不会犯下之前的错误。

我15岁第一次抽烟,是朋友群里第一个抽烟的人,也是第一个戒烟的人,只抽了短短的2个月。
当时因为假期打工,别人抽我就抽咯。
但是后来的我在想,因为没钱所以别人假期去玩,我假期却要打工,赚到的钱去买有害健康的香烟来抽,值得么?
而且说实在烟并没有特别好抽啊,抽了后没有让我特别的帅也没有让我特别的聪明厉害,
别人还把我标榜成烂仔,啦啦仔,惹人厌的烟民。哪我还要抽来干什么?
为此我从此不抽烟了。
毕业后,朋友不晓得是为了有型还是什么,一个两个开始成为烟民。
我吸着他们吐出来的二手烟,自己依然坚持无需盲目随众。因为我实在想不出抽烟有什么好处,而且还很自私要身边的人吸他们吐出来的脏空气。我不想当这类人。

以前自己很38,很人相处偶尔冷场无话可谈,便会随意开个话题背后说人是非,
因为这类话题容易引起共鸣,嘻嘻哈哈说三道四容易谈。
但自从有一次,朋友怒气冲冲跑来责备我为什么在外说他坏话,导致他女朋友和他分手。
我很诧异,我坚决否认,但是印象里我的确说了那些话只是不晓得怎样的口耳相传,被添油加醋去到他女友哪里。
虽然在朋友面前我依然坚决不承认自己说过,但从此以后,我开始相信人言可畏。
虽然到目前我依然不太会说好话,偶尔祸从口出但是除非我有意让一些话传出去,否者对于我,我会克制那是别人的事和我无关。
只要没损及我自身利益就管他的。
可能这不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但是这是我到目前自我保护的待人处事法,
可能一些人眼里,我自私了。但还是,管他的。

以前我很天真的认为兄弟就是兄弟,
但是后来发现如果是依靠利益绑在一起的兄弟,也是要靠利益去联系的,没有人会无条件为你的利益去付出。
因此你自己需要付出去维持大家的利益,有利益保持就有兄弟;有利益,就有美好的家庭亲朋戚友。
不然公事上第一个被砍的人将会是你,家庭里你会被亲戚看不起,就算你的另一半因为你无能也会砍你。
这其实都不是什么社会新鲜事。
超级好兄弟的伙伴因为利益不均闹翻是很正常的,
在一个家庭里,没有付出没有成长只会索取的那一方,到最后被遗弃也是很正常的。尤其是没有了生产力,又没有资产,病在床上的老人。
为此我学会了责任就是责任,不管在家里还是在公司还是在社会上,不管你的伙伴是亲人还是兄弟还是外人,
该有的态度是一定要体现表示出来,该付的责任也是要自己扛,
人不管多少岁,要活得有尊严就要有钱,有钱就有很好很美满的家庭,亲朋戚友。
凡事还是靠自己好,多出来的资源,就可以酌量帮助别人,这才能建立自己在社会,公司和家庭里的价值。

以前公司开始上轨道,有钱了所以开始大花了,
后来公司过度膨胀最终泡沫破裂,我们全部打回原型。
可是生活上的贷款和生活的品质却无法短期内说降就降,最终导致自己入不敷出,
卖完股票,又找银行私人贷款和从新房屋抵押贷款,又卖出自己的宝马,保险也把供款下调来维持生活素质。
这样的日子让我一度很没有安全感,觉得彷佛世界快塌下来了,过的一天是一天。
好在后来公司从新出发,整顿之后开源节流,如今重新上轨。
经过了这么一个过山车。我开始监控自己的财务,坚守自己的开支,除了个人和家庭节流外,多余的钱我开始从新投资,
以稳定的股息率为投资目标,当作未来的开源被动收入。我也不再买奢侈品。有了孩子后,这个现象更加明显。
除此之外,个人遗嘱,保险类,我也编排好了,未来孩子们的教育费也妥善投资安排了,
甚至去到自己的身后事,我也趁自己有能力的时候自己安排好,毕竟意外和明天你不晓得那个先到,也免得到时自己不在了,家人们手忙脚乱。

一切一切因为经历了,所以自己做了自己调整。我视这些为我人生的成长。
因为这些,对我的思想和态度都有了一些改变。
我认为唯有有能力又财务自由的人能得到真正的自由。
我所谓真正的自由是无需随波逐流,想做就做,想不做就不做:
想和谁一起就和谁,不想和谁亦无需和谁。
我都不理会别人其他人如何看我,反正我也没靠他们,对我没价值。
我不靠人,但可能别人需要靠我,只是无论如何,我努力让我人生的决定权和选择权永远在我这里。
这就是我的目标,这就是真正的自由。

每一年除了不停地修炼自己的技术,提升自己的知识见闻之余,就是为着自由而奋斗。
微微的告诉自己,2018年不管如何,2019年要做的比2018更好。
加油了。



= Copyright by Joseph Ohlian =

Monday, December 3, 2018

有感而发

最近马来西亚很多政治课题备受争议,引起民间很多人反弹,
如我姐姐就是对拉曼课题一直大骂的人物之一,让我觉得似乎有些过火了。
说实在的,509她连投票都没投啊。

如今的社会暗流汹涌,菜鸟部长们朝夕令改的政策,让一股唯恐天下不乱的民间势力一直崛起起哄,
民间反对党和一些非政府组织不断嗦摆人民对抗、反政府,反种族。这是一直让我有点担心的问题。
好好地过日子唔得geh?

就拉曼事件来看,我个人意见,这是政治报复没错,
拉曼不是MARA,不是种族学校,所以不该以什么为华裔子弟提供就学平台为由,大做文章,这样只会让有心人炒作种族课题。
我可否认多年来拉曼的确培养了很多莘莘学子,但这么多年来马华由此也得了不少好处了啊。
我是LGE的话,我不会去碰MARA、固打制这些马来人相关敏感课题,要碰也是让敦马、安华去做,但我也以定会拿马华开刀。
肯定不能养肥马华,也不要拉曼成为马华给下一代的政治教育灌输平台,和敛财平台。
那些韩江,南院那些没拨款都能活,在国家财政拮据的时候,说实在如果真的为国人民的话,
由政敌马华党办的拉曼年年有盈余,又有雄厚储备金,不该把学生,起学费当筹码来嗦摆挑拨叫嚣政府。

如今LGE这一举动,虽然很不要脸,但财政拮据,减拉曼拨款,要马华政教分离,合情合理,一举数得。
马华执政60年,该吃的都吃了不少,这样逼马华吐回出来,也可以查查看所谓的基金会里面是不是还有钱啊。
同样,此举也同时打击政治对手,打压政治对手这种,在全球美国、英国、台湾等都是一样的,没有文明不文明,民主不民主的说法。
就像贪污这种全世界都会有的,别天真说没有贪污这回事,别告诉我新马来西亚不能打击政治对手这种蠢话。
可最后你看马华不是抱着拉曼管理层不让步么?不是说为国为民么?只要为学子们好,一退就有拨款了。
虽然后面来捡便宜的校友会不懂是哪里人,最后还是没缘吃下拉曼,但是由此看出马华不退难道没有议程么?

我不是支持LGE,我一项来对政客的说词都不会太相信。但我视这些很正常的,因为他们是政治人物。
反而希望大伙别被有心人嗦摆而打击国家和民族的和平和谐安宁。
509我投希盟因为我看不惯国家的一批无脑的种族流氓,和政客明目张胆的贪污滥权事件。
但我不奢望换政府后,马上就没有了种族主义,马上就没有了贪污,马上经济突飞猛进。
我也没奢望什么承认统考,独中拨款,什么免除过路费。

就过路费这个议题,试想想,如今车价越来越便宜,而且又当在全部过路费免除后,
你赶时间的时候,那些原本收费的大道在免收费后,有车、摩多、罗里、巴士一起在塞车,马路又没有维修,你觉得好么?
有过路费,起码大道就算繁忙时刻塞车,也不会太塞,而且马路美美有维修。
收购大道是可以的,我反而希望国家收购后,调高过路费让付的起,要快的就付钱。
让民众有选择之余又有收入,马路又有维修。不好么?
车价越来越便宜搞到马路越来越赛,又好么?为什么不学学新加坡搞到公交系统,大幅提升车价。
这样同样的,有庞大收入之余,又减少塞车、车祸问题,同时也免去大道维修、建更多道路的问题了。

关于种族宗教,和马来拐杖的旧思维那么多年了,无法一改就换。
我依然觉得现今如想在马来西亚安安稳稳,固打制不该废啦。
新马来西亚要杜绝种族主义要教育入手,也至少10年时间从教育里播种。
到友族同胞开窍了富有了,自然什么固打制就废除了。

华人自私,刻苦耐劳的精神,有生活目标,造就我们肯拼搏,不靠人不靠政府,适应力强。
要友族同胞丢掉法律赋予的至上感,自我优越感,要时间啦。
虽然他们有一些很优越的,但是你也应该不否认如果没有校园、企业固打制,可能大部分的他们只能是蓝领。
如果认同取之社会,用之社会的话,那就要好好照顾养这个大社群。

如果说此举火箭如今的举动是在灭华的话,
我又是否可以说政府大幅向富人商界征税,看来他想把富人商人灭了。
可能他不想马来西亚商人多,想大家好好打工,鼓励大家赚钱赚少一点,让全部大马人收入平衡呢?
含糖税,博彩税,烟酒税等初衷很好,但我视这些都是不亲商政策。这些政策下来,平民不会特别开心,但却足以令商家头疼。
资产税,企业税,个人税是应该,但增加或调高,
我视这些是在惩罚对社会付出,提高国家收入,增加国家GDP,提供就业机会,对社会贡献的社会人士。

反而最底层,没有为国付出,没有为国家提供很多生产力,反而连自己都顾不了自己的人,却得到国家最多的照顾。
但当然大家互相照顾,不分种族是应该的,这样社会才会和睦。只是问心,公平么?
健康与文化应该从教育入手,社会应该由自己的套机制自行运转,
人民自发性为自己的健康和行为负责,无需国家通过政策来约束,处罚商家。
工商界也通过社会机制自行制定薪资,亦无需国家通过政策来设定最低薪金制。
这样搞上来的“人民平均收入”,就算达到“高收入国”有意思么?

我不是LGE火箭粉,也不是马华粉,我是独中生,但我提倡自行运转、供需自我调整的社会机制。
政客的话别听太多,因为他们只是很会说话的政客,政治打压是正常的,
政治里,被牺牲的永远是底层人士这堆筹码,所谓法律和宗教是拿来管底层人士,不是拿来管当权的。这些全世界都一样。
30多年来,我从不奢望政府帮我什么,只要缴交的税务没有被滥用,好好用于发展国家就好。
我办教育不是为了拿政府的拨款,民办大专或办独中时,就应该预了一切靠自己靠社会,不是办学校去吵政府要拨款。
我读独中,也不是为了进入本地大学,成为公务员,如果我想进入本地大学,成为公务员的话,我可能去读国中,考STPM了。

如果今天政府承认了统考,那么那些宗教文凭,什么国际学校的一堆制度排队嚷着要政府承认;
如果今天马路上加上了中文路牌,那么我们是否也要加上淡米尔文、卡达山文,爪夷文等呢?
其实既然拉曼赚钱都有拨款,那么为什么不也给韩江、南院等拨款呢?
什么啤酒节,简单啊,批了就办不批就不办,也没什么要吵的,就当是市政厅的商业决定。
什么LGBT、ICRED,这些能签很好,不签也就算了,都说了刚换政府,难道你以为一朝就什么都不同了?
从小学教育改造也得10年时间到一代人的时间。既然友族还没开窍就算了。你们逼什么逼呀?
死刑的课题,我支持不废除,死刑有遏制犯罪作用,但可以修改判处死刑的罪行,和判处死刑的程序。
一些如贩毒、运毒、绑架、冷血杀人等都该判处死刑。如果废死,我会真的很失望。但又能怎样?
政客是看利益的,Either 国家利益or自身KPI、自身利益。

吵吵嚷嚷的民众们,其你们的实际损失到底是什么呀?是收取了利益么?还是惟恐天下不乱?
如今LGE指示税收局追税,大伙都在担心名单里有自己的名字,都还没说话。你们又吵什么呀?
509换政府至今,出现了大大小小很多有争议性的可以,可是扪心,是不是全部争议性课题真的那么有争议性呢?
一些课题,国阵时期也没谈过啊。还有有心人士特地搞争议,让社会不安宁?



= Copyright by Joseph Ohlian =
You are visitor:

---------------------------------------------

---------------------------------------------

2016 (1) 2018 (4) 916变天 (1) 9R65 (1) AEONCR (15) AFFIN (5) AGM (1) ALAQAR (4) Alor Setar (1) AP (2) ASB (2) Assunta (1) ASTRO (1) bb58 (1) Belive (1) Bersih (2) Bigpay (1) BIPORT (4) Boustead (8) Breguet (1) Breitling (2) Brickheadz (1) BrogaHill (1) Buenos Aires (1) Bukit Bintang (1) BURSA (17) Byakudan-nuri (1) Carl F. Bucherer (2) Cartier (3) CashLite (1) Casio (2) Cheonggyecheon (1) CIMB (48) CIMBT (1) ck2998 (5) Clubmed (1) Company Act (1) credor (1) Cruise (3) Damai Laut (1) Dannok (1) DRP (1) DSLR (7) eGIA (2) EKOVEST (11) ETF (3) Filippo Loreti (3) Forbes (2) Forex (1) Fortuner (2) Frederick Constant (1) GADANG (12) Genting (3) GKENT (1) GMT (1) GMWB5000D (1) GOLDETF (5) Grand Seiko (11) GS (1) GShock (1) GST (2) GutterUncensored (1) GyongBukGong (1) Hatyai (4) Insadong (1) Isetan (3) JR (1) JTrust (1) KAREX (27) KBANK (1) Kemi (2) Kickstarter (1) KIPREIT (33) KLCCP (1) KLIA Ekspress (1) KPJ (1) L&G (11) LCTITAN (10) Lego (2) LITRAK (11) Lotte (2) MACC (1) MALAKOF (6) Maxis (5) Maybank (46) MBPJ (1) Mechanical (2) MFCB (10) MISC (1) MMCCORP (12) Mortgage (1) MSM (1) MYEG (4) Namsan Tower (1) Nato (1) NCB (5) Nestle (13) Nirvana (1) Omega (5) OPCOM (8) P&O (1) Panerai (1) Patek Philippes (1) Pattaya (1) PBBank (3) Perth (5) Phuket (1) PortDickson (1) Presage (1) Propertise (1) PRS (1) Pulau Redang (2) Quartz (2) Ranua (1) REIT (13) Richard Mille (1) Rolex (7) RPGT (1) S9+ (1) Saito (1) Samsung (1) Santos (1) SBGA211 (1) SBGA391 (2) sbge245 (1) SBGH255 (1) sbgm235 (3) SBGN003 (1) SCB (6) Seiko (8) SET (2) SHL (16) SIRI (3) snowflake (1) speedmaster (5) Spring Drive (2) SSPN (1) SST (1) Star Cruise (3) Stareit (2) Submariner (1) SUNCITY (3) SUNCON (1) SUNREIT (1) Sunway (30) SUPERMX (1) Swiss Garden (1) TENAGA (9) TM (1) Tudor (4) TUNEPRO (2) Uber (1) UOAREIT (5) Urushi (1) wifibaby (1) Withholding Tax (1) YTL (3) YTLPower (30) Zika (1) 上海 (1) 上野 (1) 东京 (4) 东堤小筑 (2) 中东 (5) 中国 (28) 丹麦 (6) 乐天 (2) 京都 (1) 仁寺洞 (1) 伦敦 (1) 俄罗斯 (1) 保险 (3) 假期 (108) 光头党 (1) 公司运作 (57) 冬季 (14) 匈牙利 (2) 北京 (11) 北欧 (26) 北海道 (16) 卑尔根 (2) 卡罗维发利 (1) 印尼 (4) 台北 (1) 台场 (1) 台湾 (2) 合艾 (5) 吧生 (1) 哥本哈根 (6) 器官捐献 (1) 国阵 (1) 圣彼得堡 (1) 圣诞 (1) 圣诞老人村 (3) 基金 (2) 塔林 (1) 大仓山 (1) 大选 (6) 大阪 (1) 天津 (1) 奥地利 (3) 奥斯陆 (3) 婚宴 (4) 孩子 (1) 富爸爸穷爸爸 (4) 寮国 (1) 对冲 (1) 小樽 (1) 布拉格 (2) 布拉迪斯拉发 (1) 布达佩斯 (2) 希盟 (1) 建筑 (1) 慈善活动 (2) 成都 (4) 房地产 (5) 房贷 (1) 手表 (16) 投资分享 (160) 拉斯维加斯 (1) 拉曼 (1) 拉萨 (4) 拔牙 (1) 挪威 (6) 捷克 (3) 政坛评论 (10) 数字营销 (1) 斯德哥尔摩 (2) 斯洛伐克 (1) 新书介绍 (1) 新加坡 (4) 新宿 (1) 新干线 (1) 新西兰 (1) 日喀则 (4) 日本 (27) 普吉岛 (3) 景福宫 (1) 曼谷 (6) 有感而发 (74) 札幌 (8) 机械 (2) 杭州 (1) 柬埔寨 (2) 槟城 (3) 欧债危机 (5) 欧洲 (32) 歌曲 (9) 母亲 (2) 比尔森 (1) 泰国 (17) 泰国股市 (5) 洛杉矶 (1) 消费 (3) 涉谷 (1) 清溪川 (1) 港口 (3) 游山玩水 (128) 澳洲 (5) 烧炭 (1) 爱沙尼亚 (1) 父亲 (2) 瑞典 (3) 瑞士 (2) 生活小品 (96) 白银 (1) 百万组合 (1) 种族主义 (2) 税务 (1) 纽西兰 (1) 维也纳 (3) 编程方案 (6) 网盟 (1) 罗瓦涅米 (8) 美国 (4) 美国债务 (1) 胡志明市 (1) 脚车 (1) 自助游 (102) 自驾游 (6) 芬兰 (16) 范蠡 (1) 茉莉花革命 (1) 莫斯哥 (1) 西宁 (2) 西藏 (9) 财政预算案 (2) 货币 (2) 资本奇迹 (1) 资源分享 (42) 赫尔辛基 (7) 越南 (2) 运动会 (1) 迪士尼 (1) 迪拜 (5) 退休 (1) 钟贵发 (2) 银座 (1) 银行 (21) 锦里 (1) 长洲 (3) 阿拉伯 (5) 阿根廷 (1) 阿联酋 (5) 雅加达 (3) 韩国 (7) 首尔 (6) 首尔塔 (1) 香港 (9) 马来西亚 (4) 马来西亚半岛 (3) 骨痛热症 (1) 高雄 (1) 黄金 (6)